2019最新治疗指南出炉!小细胞肺癌新药有效率高达70%

来源:www.pm-dm.com  发布时间:2019-11-08   点击数:1819

恶魔小细胞肺癌即将被击败!

众所周知,肺癌是世界上最大的癌症,它是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其中,小细胞肺癌更令人毛骨悚然,主要是因为其恶性程度高,进展迅速,但很少有效的药物。

小细胞肺癌一般只分两个阶段,很容易理解。

有限时间:病变局限于胸部一侧的单个部位。

广泛的时期:病变不再局限于一个部位,并已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大约65%-70%的患者在诊断时达到了广泛的范围。

广泛性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预后较差,诊断后的中位生存期约为9-10个月。有限时期患者的预后稍好,但中位生存时间难以超过2年。

最近的研究表明,作为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的二线治疗选择,单独使用Lurbinectedin的总反应率(ORR)为35.2%,可能成为小细胞肺癌的新标准治疗方案。Anna F. Farago博士解释道。

该数据在II期研究中提供,其中105例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有37例有部分反应,35例患者稳定,疾病控制率为68.6%。此外,65%的患者肿瘤缩小,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3.9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9.3个月。

将lurbinectedin与拓扑替康或amrobicin(一种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的二线药物)的近期结果进行比较,我们发现35.2%的反应率非常高。

2018年8月6日,药品制造商Pharma Mar宣布,FDA已授予其Lurbine ctedin(PM1183)孤儿药标题,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

lurbinectedin是mar公司开发的鞘氨醇衍生物,是rna聚合酶ii的抑制剂,能与dna双螺旋结构上的沟渠共价结合。rna聚合酶ii在癌细胞的转录过程中经常被过度激活。lubrinectedin在有丝分裂过程中可诱导细胞畸变、凋亡并最终抑制细胞增殖。小细胞肺癌治疗指导咨询400-626-9916。

小细胞肺癌的外科治疗

据吉林省肿瘤医院院长程英教授介绍,小细胞肺癌的外科诊疗策略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史”。目前,手术加辅助化疗或辅助放疗是治疗ct1-2n0m0(Ⅰ期)sclc的最佳方法。

小细胞肺癌的脑放射治疗

对于sclc有限的患者,全脑预防性放疗(pci)的循证医学证据是一种证据。建议采用25gy/10f pci治疗局限性sclc。

但是,Ⅰ期SCLC术后患者脑转移发生率较低,全脑预防照射不能够降低脑转移风险,也不能改善患者的总生存期,所以I期术后患者要慎重选择PCI。研究发现,70岁以上,尤其原发肿瘤>5cm的局限期SCLC患者,全脑预防照射没有总生存期获益,因此更应该谨慎应用PCI治疗。

另外,在2017年CSCO临床指南更新时,将广泛期-SCLC患者缓解后行PCI治疗从1类证据降为2A类证据,纳入可选策略中。建议广泛期-SCLC患者,应慎重选择PCI治疗。

广泛期小细胞肺癌一线用药

对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D-SCLC)的一线治疗,顺铂联合依托泊苷(EP)是小细胞肺癌(SCLC)的一个常规化疗方案。

程颖教授表示,多项伊立替康+顺铂(IP)方案与经典的依托泊苷+顺铂(EP)方案对比研究meta分析表明,IP方案可以使患者的总生存期获益。所以,在NCCN和CSCO指南中,IP方案均作为广泛期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推荐方案(1类证据)。

EL方案(洛铂联合依托泊苷)对比EP方案在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上均无明显差异,但是毒性较大,目前作为CSCO指南中ED-SCLC一线治疗可选策略(2A类推荐)。

抗血管生成药物也在小细胞肺癌一线中进行了尝试,贝伐珠单抗联合标准化疗可以改善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但总生存期却无明显获益。而一线治疗后继续接受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可以使患者得到生存获益。

广泛期小细胞肺癌二线用药

对于SCLC的二线治疗,仅有拓扑替康为1类证据,其余化疗方案(伊立替康、紫杉醇、多西他赛、吉西他滨、长春瑞滨、异环磷酰胺)等在NCCN指南、CSCO指南中均为2A类推荐。

Rova-T

Rova-T是一种人源化的DLL3单克隆抗体偶联DNA损伤剂,其在SCLC的二线治疗中也有一定的探索。无论在患者二线、三线治疗中,Rova-T较化疗相比均表现出了更高的有效率和1年生存时间。

超过80%的小细胞肺癌可表达DLL3蛋白,该蛋白参与影响Notch调节信号通路,使Notch通路发出的信号促发癌症不受限制地生长。Rovalpituzumab Tesirine由DLL3抗体Rova与化疗药Tesirine连接而成,抗体偶联药物特异性识别肿瘤细胞的表面抗原,而且利用自身携带的高效小分子药物毒素杀灭肿瘤靶细胞。

Lurbinectedin

作为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的二线治疗选择,Lurbinectedin单药治疗获得35.2%的总体反应率(ORR),并可能成为小细胞肺癌的新标准方案,美国FDA已经批准其孤儿药称号。

帕唑帕尼

帕唑帕尼是一种多靶点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已经获批于肾癌、软组织肉瘤,国内肾癌治疗也已经纳入医保。对于SCLC二线治疗,帕唑帕尼可以提高敏感复发(一线治疗后>90天复发)亚组的生存结局,而对非敏感复发亚组(一线治疗后<90天复发)的试验由于效果较差而提前终止。

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

01

纳武单抗

2018年8月17日,Opdivo(纳武单抗,nivolumab)成为唯一个被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含铂方案化疗以及至少一种其他疗法后疾病进展的转移性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免疫肿瘤治疗药物。纳武单抗成为近20年小细胞肺癌首次批准的新药。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获批适应症是二线,病人不需要做PD-L1检测。

美国NCCN提出了一个2A建议,推荐nivolumab单药以及nivolumab联合ipilimumab可用作一线治疗后6个月内疾病出现复发患者的后续治疗选择。

02

阿特朱单抗

2019年3月18日,FDA宣布批准对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阿特朱单抗,Tecentriq)与卡铂和依托泊苷联合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

阿特珠单抗是第一个批准用于一线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癌症免疫疗法!到目前为止,小细胞肺癌治疗方案仍然有限,与化疗相比,这种方案已被证明可以提高生存率。

03

派姆单抗

2019年6月17日,美国FDA加速批准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和至少一种其它疗法后疾病进展的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

派姆单抗在治疗晚期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表现出理想的抗肿瘤活性和持久反应,特别是在PD-L1阳性的患者中疗效更为显著。

04

德鲁单抗

2019年7月15日,药企阿斯利康宣布FDA已授予旗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durvalumab(德鲁单抗,Imfinzi)成为治疗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的孤儿药指定。

德鲁单抗有望继罗氏的PD-L1抑制剂Tecentriq(阿特朱单抗,atezolizumab)之后,成为第二款获批一线治疗小细胞肺癌的PD-L1抑制剂。

小细胞肺癌治疗总结

早期患者手术为首选,复发风险高时联合化疗与放疗;

全脑预防性照射不是所有患者都适用,具体病情具体分析,例如早期术后或者老年患者;

一线化疗方案选择很多,例如EP、IP和EL;

二线选择不只伊立替康,新药研究层出不穷;

多种免疫治疗药物打破小细胞肺癌药物有限的尴尬局面。

目前,传统化疗药物在SCLC中无明显进展,而PARP抑制剂、DLL3单克隆抗体偶联DNA损伤剂Rova-T、Lurbinectedin(PM1183)、抗血管药物(安罗替尼、阿帕替尼)以及CDK4/6抑制剂等在SCLC的治疗中崭露头角。多种免疫治疗药物在小细胞肺癌领域获得重要进展,打破了小细胞肺癌多年无新药问世的桎梏。小细胞肺癌用药指导咨询400-626-9916.

版权所有© 中国皮肌炎网(平安医院) | 冀ICP备09041541号-81 | www.pm-dm.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